当前位置:主页 > 西安旅游攻略 >

时隔18年再登临 《大唐贵妃》“新妆”亮相情深感人

时间:2020-06-11 作者:admin 194

  东方网记者王永娟11月7日报道:昨晚,在上海大剧院,“新妆”出发的《大唐贵妃》迎来首演。在“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熟悉的《梨花颂》旋律中,雍容华贵的“大唐贵妃”杨玉环袅娜而来,与唐玄李隆基的风情万种的相视一笑,了这段历史上引人叹息与深思的爱情故事。

  作为第二次上海国际艺术节舞台的节目,《大唐贵妃》此次“新妆”“返驾”,由当年曾参演片段的史依弘携手李军、安平、奚中、蓝天等上海京剧院名角倾情演出,从6日持续至10日。

  与18年前的交响乐版《大唐贵妃》相比,新版《大唐贵妃》更着重于故事的表达,在“李杨爱情”上加重了笔墨。杨玉环被贬回府所唱的《贵妃醉酒》到新版的“寂寞长空冷月叹无情,……你可知星光点点,是奴的泪痕……”强调了杨玉怀悲凉的心情和对李隆基的思念。

  昨晚,“赐白绫”一段演出时,李隆基与杨玉环四目相对,难舍至爱离去的李隆基早已眼含热泪,杨玉环凄美的唱腔也了在场观众。

  这段封存了18年的诀别戏也在新版中与观众再次见面,缘于史依弘的争取。“人生自古谁无死,实与君王,相见恨晚,知音难觅”、“但愿得梨树下安葬,到天上我也要献舞恩皇!”在史依弘看来,这段戏出杨贵妃是为了爱情心甘心赴死,也是李杨爱情的写照。“无论是传统戏《白蛇传》中的‘小乖乖’、《霸王别姬》中的‘劝君王’,还是新编戏《狸猫换太子》中的‘纤纤小草’,都安排了诀别唱段。从戏的延续性和人物情绪层面来讲,这是无法忽视的情感。”

  “梨花残落黄叶降,秋雨绵绵伴凄惶……”新版《大唐贵妃》中,饰演李隆基的李军也恢复了一段当年准备好却最终没有和观众见面的“梨花残落”唱段,与《梨花颂》首尾呼应。“这个唱段非常有‘杨(宝森)派’特色。”这次李军从李隆基的青年一直演到老年。在他眼中,李隆基是一位很可爱的,剧中有很多真情流露的段落:在“长生殿”一场,两人盟誓“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给妃子,从身份地位来说本应是不可能的,这恰恰表露了他对杨玉环的感情是真挚的。在马嵬坡被将士们时,他说出“这个我不做了”的任性话语,有孩子气的率真。

  在新版《大唐贵妃》中,还增加了安禄山和杨国忠反目,而后的场景,在原版中,这些故事原本都只是出现在唱词中,对此,编剧翁思再表示,此举主要为突出对历史的反思,“君王从此不早朝,带来是‘安史之乱’的爆发,是朝廷的倾危,这是值得反思的。”

  新版《大唐贵妃》在舞美上也做了大胆的尝试。新版舞美取消了实体建筑,使用LED屏和投影,营造出边塞黑云翻卷、华清池鸟语花香,洗凝脂水汽氤氲的感觉,让不少观众感觉非常新奇,视觉上得到大满足。

  对此,执行导演朱伟刚表示,这是一次新的尝试,希望通过多高科技的现代手段承载起戏曲表演空间,营造灵动多变、虚实结合的氛围。另外,新版《大唐贵妃》在京剧本体的体现上有所增加,唱腔、唱段更丰富了,也增加“马嵬坡”武打的部分,与之相应,合唱和舞蹈在呈现篇幅上做了调整,削弱“歌剧感”,舞蹈演员的妆容、身段更加戏曲化。“以前强调的是交响乐版《大唐贵妃》,此次,所有的表现手段以及艺术手段都是为京剧服务,我们强调的是京剧的本体。”